汽渡悠悠渡铜靖

录入:admin  www.wcwhg.com   2018-12-2  人气:460

李  伟

 

我每次经过铜靖汽渡,视野总是那么辽阔清新,不管是停在码头看渡船匆匆地往返,还是排在渡船上的车行中望江沉思,我都有无尽的感慨,我感慨铜靖渡口两端古镇的积淀和魅力,感慨渡口的实诚和守望,感慨渡船的智慧和神奇,更感慨那些汽渡人忠于职守和甘于平淡。

隔河而望,假舟楫者,而绝江河。探寻中国的渡口,会发现湘江下游,铜官靖港汽车渡口更彰显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汽渡连接着两个个性鲜明魅力十足的古镇。

杜甫逆流赴潭州,独立寒舟仰看到山城铜官点点窑火,落魄的诗圣误认为是农夫春耕放火烧荒,写下了“不夜楚帆落,避风湘渚间,水耕先浸草,春火更烧山”,这是最早见诸记载的唐大历四年二月的星星之火;最先创釉下彩铭文,最先创模印贴花铭文,最先涉足商品广告铭文,最先涉足诗文和题记铭文,这是望城的瓷土陶泥、乡俗民情烧结的烈烈之火;铜官陶业工会成立、工人夜校成立、工人纠察队成立,这是1923年元月毛泽东在郭亮的陪同下来到铜官点燃的是革命之火。

铜官是一位如火的铮铮铁汉,与铜官隔江因汽渡而连的靖港却是一位柔情似水的姑娘。

别名芦江的靖港,曾经两岸芦苇丛生,轻风吹拂时漫天芦花起起落落,这是因水而生随水而传;初创的湘军和太平军在芦江河口激战,湘军统帅曾国藩因初战拼光家底两次要在这里跳河,幸亏被部将所救,才得以延续他的“经世济用”,这是存亡因水借水明志;靖港唐代即见集市雏形,至清代初期已形成繁盛集镇,滨湖湘阴、益阳以及宁乡和本区粮食、土产多以此为集散地,与省内洪江、津市并称湖南繁盛三镇,有“小汉口”之称,这是依托水运财水同源; 而今靖港古镇复兴,已成为长沙近郊旅游名胜,2008年10月被授予 “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这是顺应水势千里扬帆。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2005年中国华电集团公司为省会长沙提供支撑电源的全资华电长沙电厂落户铜官,而差不多这个时候,中船集团能造近万吨大船的长沙船舶厂落户靖港,不知是预先规划还是巧合,分别开始了又一章火与水的传奇!

若说百年修得同船渡,铜靖汽渡该用多少年才能修得和两个古镇之间的缘分,又该用多少智慧来进行着一次次火与水的洗礼、一次次火与水的对话,是渡船在渡口之间辛勤地往返,让水火两个元素和谐地融合在一起,相克相生。

铜靖民渡古亦有之,在铜官一侧,就有因唐朝李靖大军在这里誓师而得名的誓港,早些年还留有义渡茶亭和化字炉的遗迹,我想此时的渡口还只是渡人的木板船吧,人能渡,发展起来的汽车却不能渡。1971年10月一个叫张炳辉的老公路人负责渡口建设的技术和施工。苦战严寒,两边同时施工,第二年春即告成功,随后由湖南省公路局调原张公庙渡船设备一套给铜靖汽渡,汽渡建渡通航后,汽车可经铜官过渡至靖港,比建渡前绕线长沙,缩短距离90公里。从此后,铜靖汽渡开始她交融火水的生涯。 

车在铁板船上并排摆好,挂好档拉好手刹塞好三角木。此时下车,迎风而立,抽上一根烟是十分惬意的事情,渡船上并不经常是大风,氧气却是充足的。最美的夏天,充盈的河水在船边唰唰流淌,反而是那么宁静,你感觉不到船在移动,这时的河水最清,据说这时的河水是青藏高原的雪水融化从洞庭湖反推上来的,青青绿绿的河水,真让人感觉在画中神游。东岸林立的烟囱西岸巍峨的紫云宫前后倒影在微微起伏的波浪里,你会觉得过渡的时间太短太短。我甚至忆起刚刚长成的时候有次也是在这里搭车过渡,那是我第一次坐渡船,我趴在渡船栏杆边看这样的碧波,和一个年龄相仿的女孩轻轻神侃,只到渡船靠岸,我们话题还没有结束,也忘了问她住在哪里,始终羞涩不敢看她,甚至当初说些什么已不记得,只记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湘江之水并不总是这么清静善解人意,给望城人民带来滋养的同时,也带来过很多的惊险或是灾难。此时的渡船乘风破浪,在最危险的时刻冲在最前。对于防汛指挥和防汛人员、物质的调度起到了枢纽的作用,为望城人民抗洪抢险一次次立下汗马功劳。

洪家洲是湘江中的大洲。大汛来临,江中之洲总是险象环生,每次洪家洲转移民众,都点名要铜靖渡口的机船参与,而且点名要所长盛文武开船,因为只有他知道,机船该用什么速度,该从哪里靠近洪家洲脆弱的子堤。

我们都叫盛文武为盛所,家住靖港半边街的盛所可以说是见证了铜官汽渡的兴衰。他从小就在渡口长大,1984年去当兵,1987年退伍后参加工作至今都在汽渡上,多次凭他丰富的经验化险为夷。他清晰记得有年冬天他开船,在高高的驾驶舱里,他发现一个老太太在工作人员强烈要求下才勉强穿起救生衣。在船至河中时,老太太突然脱下救生衣猛冲进冰冷的河水。盛所一直注意了这位老太太,反应极速的他下意思地马上停船,打舵,退车,不能把人卷到船下。他一边做着这一切一边拼命用船上的喇叭喊指挥水手救人。由于措施得法,老太太随水正好被推到船舷边,被救起的老太太一身湿透瑟瑟发抖却老泪纵横,女职工们马上给老太太烤火换衣劝慰老人家,直至安全送回家。后来公路局还奖励当班职工每个200元钱,现在说起来盛所呵呵一笑:先不说救人一命,要是采取措施有误,出了人命就是一次大事故,渡口单位都要赔钱担责。

建渡之初,渡口日常主要是渡运铜官陶瓷公司和运输公司拖煤的车,到往后联结着河东西四条县道,承担望城北部区域多个乡镇以及益阳和岳阳部分县市跨越湘江的交通重任。高峰时期铜靖汽渡有职工32名,机船2条,铁板船3条。随着车流量的持续增加,铜靖汽渡越来越不能承受发展的需要,特别是近年经济发展,公路建设步伐突飞猛进,京珠复线湘江大桥跨铜官洪家洲而过,湘江拦河大坝开始车来车往,还有铜靖大桥丁白大桥也在规划之中,车流选择了更快捷的桥梁和高速公路。

历经四十多年,整整两代汽渡人。老一代汽渡人大多是住在铜官或靖港的船夫出生,而今都已退休,甚至故去,新一代的汽渡人已是人到中年,盛所也有五十多岁了。铜靖汽渡渐渐冷清,汽渡人大都分散到了新的岗位,汽渡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仅仅作为备用渡口不再渡运。盛所作为留守人员每天守着日益荒凉的码头,他不忍心离开他爱了一辈子忙碌了一辈子的汽渡。不远处,渡船静静地浅在冬日的河滩,如同夕阳下垂钓的一位老者,美得那么纯粹,不由让人热泪盈眶,这种美不是凋零不是落寞,是豁达与从容,像一位长者看到他儿女长成后的欣喜和恬静。

铜靖沟通的责任已转交到更加现代的设施上,又或许水与火在汽渡四十多年的春秋岁月中早已融为了一体,盛所不也和这两岸的古镇一般,汽渡的岁月是火样的激情而今是水样的坦然吗?我和盛所一样,怀念着汽渡的岁月,感慨着汽渡的兴衰,更感激家乡的日新月异。

 

返回】 【顶部】 【关闭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后台管理

 Copyright @ 2010-2020 王图文化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ICP备****号  (建议采用1024×768分辨率,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