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抗战岁月

录入:admin  www.wcwhg.com   2018-11-12  人气:379

朱光照

抗日战争爆发那年我正是7岁,7岁的童年应该是金色的、浪漫的,然而由于日本鬼子这场侵华战争的爆发,我却颠沛流离,几次死里逃生,饱尝着贫穷、饥饿、辛酸苦辣的痛苦。

记得当时我家佃住在长沙市松桂园,我正在一所叫湖北小学读书。大概是一天下午,学校冒上课,我正在院子的槽门口玩,忽然听到防空警报,不一会儿,几架日本鬼子的飞机象苍蝇嗡嗡嗡地扑来,边机身上的太阳膏药标致也看得清清楚楚。接着砰咚砰咚地投下几颗炸弹。我正在的槽门被震得东歪西倒,我被震落的泥土、瓦片埋了斗个身子。妈妈听到我的哭喊声急忙跑出来,半跪着一只脚,使劲地帮我把泥土扒开,又狠狠把我从泥土灰尘中拉起来,口里不停地说:“观音菩萨保佑,观音菩萨保佑……。晚上,妈妈抱着我,在我的头上向上抹了三下,还一边喊着:“牛伢子,回来啊!牛伢子回来啊!”

随着时局的紧张,父亲把我们寄居到河西白若铺的伯父家里。

三八年“文夕”大火,我虽未亲临现场,但白若铺距长沙只五十多华里,晚上向东边一看,半边天都是血红血红。第二天听到有人说:“长沙城烧得乌七八糟,湘江河里浮着许多死尸,河边上丢弃的皮箱,包裹成了堆。”

由于母亲娘家是宁乡,随后我们迁居到了宁乡街上。当时我在宁乡“克峻”小学读书。一天一位姓芦的女老师带领我们在操场上体育课。芦老师教我们先唱歌。歌词的内容是:“打倒日本、打倒日本,除汉奸、除汉奸,大家武装起来、大家武装起来,救中国、救中国。”我们随着她的风琴的音律很快学会了歌唱。接着她教我们一边唱一边跳:先是右手向前用力一伸,二是左手用力一伸,表示打倒日本,三是右手向右后方用力一压,四是左手用力向左后方一压,表示除汉奸。最后是双手高举,一边踏脚一边唱:救中国、救中国。有一个同学顽皮地唱着:“救蒸缽、救蒸缽。”哄得大家笑个不停。忽然防空警报急促地拉响了。我们马上进入操场边的防空壕里。鬼子的飞机好像看到我们似的,朝我们猛扑过来,随着一阵惊心动魄的尖叫,投下几颗炸弹,响了一阵机关枪,然后夹着尾巴飞得无影无踪。好在同学没一个伤亡,但个个象泥人似的。

为了避免敌机的轰炸,我们搬迁到宁乡二都平岗。42年我攻读在宁乡仙凤乡中心小学,随着日军占领宁乡,我也就失学了。接着家里五次搬迁。俗话说:人搬穷,火搬黑,生活上的艰辛无可言说。父亲远离贵州、四川打工,有钱也无法向家里寄。

母亲为了给家里添补些来源,决心买回一头小猪,也不会糟蹋米汤潲水。自己没土地,哪来的猪饲料,只好到田野捞浮漂,到河坝里打丝草。冬天手脚冻得象红虾子一样。有时只好趁着傍晚到地主家田野扯萝卜菜。傍晚的北风显得特别寒冷,脸上、手上象刀子在刮,猪总算喂大了,苦也受够了。

还有一件事我也记得最清。姐姐比我大两岁,蓄着一对乌黑的小辫子,有时系着两只红绸结,走起来左摆右摆,显得格外机灵活泼。不知怎的,有一天妈妈把她剃了个和尚头。为了这件事,姐姐伤心地哭了,两天连房门也没出。

还有一次,我们搬迁到宁乡西冲山的方圹,半夜里几个伪乡丁到我家,说我们是“异动”,把母亲当晚带走了。我们姐弟几人哭作一团,黑夜里,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45年8月15晚上,看到长沙方向的天空升起了无数的礼花。第二天有人在村子里高喊:日本鬼子无条件投降了!日本鬼子无条件投降了!接着村子里男男女女、老老小小狂欢起来,跳呀,喊啊!有的把竹扫帚点燃作火把挥舞着,还有一位大爷用三眼铳向天上 “呯!呯!呯!”地打了一阵。

不久,我家又搬回了长沙。看到日本鬼子不是背的枪,而是一个背一件十字镐或铁铲,有的肩上撘一条毛巾,都是低着头走路。

难忘的抗战岁月,已过去快70年,然而由于日本鬼子的侵华带给我的一件件辛酸遭遇,我一闭上眼睛,就象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掠过。

返回】 【顶部】 【关闭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后台管理

 Copyright @ 2010-2020 王图文化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ICP备****号  (建议采用1024×768分辨率,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