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杂忆(散文)

录入:admin  www.wcwhg.com   2010-12-23  人气:1996

 

                                                                                                                         黎庶康

 

我算得上是一位旅游爱好者。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多半是带着学习教改经验,收集高考信息的任务外出的,当然会顺便游览一些有名的景点。那时,基本上不找旅行社,尽量节约每一分钱。我从不追求享受,不选三星四星,只要能住就行;不论辣酱大葱,只要下饭就成;三里五里路程,不如干脆步行。比如我因公到过首都七次,没有住过一晚稍高档次的宾馆,一位同事多年后还在笑我北京市最差的一家旅店有幸接待了我。我却认为这样做既为单位节省了开支,也达到了学习取经和旅游的目的。直到退休之后,我才逐渐更新观念,外出旅游都请旅行社安排,吃住行的规格显著提高了,旅途也不再那样辛苦了。我的体会是:旅游的确可以拓宽视野,陶冶情操,健康身心,是人生的一大快事。

 

A烟雨梦周庄

 

正是“暮春三月,江南草长”的迷人季节,我们一行乘旅游车来到了久负盛名的江南四大水乡之一的周庄游览。周庄古镇地处苏州南三十八公里处,属昆山市管辖,西接京杭大运河,距太湖很近,被白蚬湖、淀山湖和南湖环抱,镇内保持着宋代“水陆平行,河街相邻”和“小桥流水人家”的原有风貌。古镇内河道呈“井”字形分布,依河筑屋,依水成街,河上横着14座建于元、明、清时代的古桥。房屋建筑以张厅和沈厅最有名。张厅为明朝开国元勋徐达的后人所建,“轿从前门进,船从家中过”,设计别具一格。沈厅为古代江南首富沈万三后人所建,有七进五门楼,规模宏大,结构繁复。细观周庄沿河房舍大都为明清时代所建,挑檐黛瓦,粉墙花窗,傍水而立,与古桥、扁舟构成一幅水墨画卷。

唐人杜牧有诗曰:“千里莺啼绿映红……多少楼台烟雨中”,我们漫步周庄,恰逢轻风细雨,别有一番情致。街道不宽,游人如织,真可谓摩肩接踵,传入耳中的是各种方言,尤以吴语最悦耳,也不乏洋人的腔调。稍加了解,即知周庄有其得天独厚的作为旅游重镇的条件。周庄位于沪杭苏金三角的中心,距名城无锡和古都南京也是咫尺之遥,恰当我国长三角富庶之地。周庄所在之昆山市连年位居全国县域经济百强之首。这方宝地百业兴旺,交通发达,来此投资的港澳台商以及外国商人很多,经常到周庄古镇休闲旅游是他们的一种享受。国内其他地方的游客也把周庄作为华东游的首选,很多旅游公司都与周庄签订了协议,把周庄作为苏杭线上必停的驿站。如果说无锡、苏州、杭州这些旅游名城是富丽堂皇的大客厅的话,那么周庄就称得上是小巧玲珑,恬静幽雅的小包箱,它能给人以无尽的温馨与甜蜜。据说周庄每年接待游客超过五百万人,旅游收入在五亿元以上。

周庄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唐代著名诗人、文学家刘禹锡、陆龟蒙曾在此居住,现代著名画家陈逸飞的《故乡的回忆》使古镇双桥蜚声中外。早在元代中期,江南巨富沈万三父子从浙江湖州南浔迁来,经一番审时度势,充分利用积累的资金,开拓商贸流通业,其敏锐的洞察力和创新思维恐怕对今人亦不无借鉴意义。周庄有900年历史,不论时代潮流如何冲刷,其主要街区始终保持原汁原味,即使历经狂风骤雨,墙梁倾圮,也总是修旧如旧,不改其固有式样、规格、风韵。

边走边看边探询,我发现周庄古镇似乎家家都是旅游点,居民都是导游人,谈到周庄的风土人情,历史掌故,居民们都能如数家珍。他们甚至还能讲得几句外语。他们谈吐文明,仪态大方,且富有经济头脑。我那天在好几处地方看到多位当地的阿公阿婆和中青年妇女作为外地来的画师和美术专业师生写生的模特,配合默契,娴熟地摆出各种姿势,当然得按钟点计算,由作画者付款。

中午时分,我们一行去镇上万和酒店就餐,特别点了周庄最有名气的菜“万三蹄”,这是一品富商沈万三的家传菜,历史悠久,长吃不衰,菜由仔猪蹄红烧而成,每个约三百克左右,经过精心加工制作,显得色泽金黄,肥而不腻,香酥嫩脆,每人一个,大快朵颐。接着有肉炒冬笋、姜汁田螺上桌,加上绍兴花雕入口,酒楼上笑声阵阵。此时窗外仍是烟雨迷茫,席上人也慢慢进入微醺状态,似更增添了一种对古镇的眷恋之情。

 

B迷路天生桥

 

这是十八年前的一次经历。刚出贵阳火车站,已是晚上九点多了,我和同伴共三人入住遵义路之服务大楼,当夜无话。次日一早带上行李打算去游世界知名景点黄果树瀑布。寻到长途汽车站,恰好有一辆旅游中巴在喊客:“再上来三个人就可以开行了!”贵阳市区到黄果树有140公里,我们可是开了眼界,第一次看到高速公路。一车20余人来自各地,先游地下溶洞龙宫,中午时继续上路,往黄果树方向前进。我记起了明代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对黄果树瀑布的描述:“水由溪上石,如烟雾腾空,势其雄厉,所谓珠帘钩不卷,匹練挂遥峰,具不足拟其状也。”凭感觉似乎快到目的地了,此时汽车售票员忽提议大家先去游一个更好的景点,名叫天生桥,在黄果树下游十余公里处,虽属尚在开发阶段,但充满原始野趣,门票只要四元。在她极力撺掇之下,再一看时间还宽裕,大家也就同意了。经她讲解,我才知道,黄果树瀑布风景名胜区是以黄果树瀑布为核心的一大瀑布群。这里的喀斯特石灰岩地层长期受到白水河的溶蚀、侵袭,河床陡然断落,河流下切,经几次跌落,形成九级瀑布,总落差达100余米。黄果树瀑布是其中的第四级,而天生桥则是第六级。

大约下午两点半,车到达天生桥景区,停在山腰的公路上。这里东北西三面是高山,一大片山谷向南伸展,汽车售票员告诉我们由此下山不过百米进景区大门,且反复交代,旅游车下午四点准时返程,因为还要游览黄果树大瀑布,但会提前20分钟鸣汽笛催大家出景区,以免误事。

一行人刚入天生桥景区大门,眼前似无任何奇特之处,不过只走了约一华里,顿觉如入迷宫,各种危崖奇石呈现面前,野花杂树光怪陆离,忽见两道悬崖之间一座石桥凌空飞架,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们登上石桥,一望桥下深涧,不禁惊心动魄。继续前行,时而进入溶洞和地下通道,时而出到地面。几个回合之后已经分不清方向了,此时忽有雷鸣般的声音传来,穿过一片古藤缠绕的树林,右边竟现一条波浪汹涌的河流,涛声震天,飞珠溅玉。再走过一段古树盘根错节,怪石嶙峋的盘陀路以后,陡然发现旅伴大为减少,只剩下五六个人了,估计其他旅客已往回走了。我一看表,离约定的汽车鸣笛时间只差十分钟了,这时带头走在前面的一位女青年自信地说:“请跟随我走,相信再往前会有路可达山腰的公路。”我根据经验判断说:“我们所坐的车停在景区正北方向,你再往前走,岂不是南辕北辙,必须立即停止前行,否则会误大事,我们的行李全部在车上呢!”不一会,隐隐约约地传来了旅游中巴的汽笛声,只有二十分钟就要返程了。那时哪有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连司乘人员的名片也没有要到一张。在情急之下,我果断提出走原路跑步出景区,下决心找到一个到达山腰公路的出口。五六个人跑啊,跑啊,终于到达了一个出口,巧得很的是,旅游车恰恰不迟不早地从原来的停车处开到了这里。我们喜不自禁,虽已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疲惫不堪。等我们上车,已超过约定时间十几分钟,按时上车的几位游客和司乘人员表达了不满之意,有人还提出要罚款。我带头主动作了检讨,并建议迟到者每人交罚款三元。约下午五时,一行人到黄果树瀑布游览,很快夜幕降临,匆忙摄了几张影片,洗出来当然是模模糊糊。至于天生桥,尽管奇特壮美,一步一景,只因一路奔波,不断寻路赶路,哪有闲情逸致去按动快门。

 

 

 

C独住一层楼

 

离开昆明的时候,我的同事因为曾经去过四川而返程回湖南,我则不惮于路途的生疏与艰险,一个人执意乘火车前往四川、重庆,然后经长江三峡回家。我坐的390次直快列车穿越了无数桥梁隧道,于次日中午到达峨嵋山市火车站。我算了一下时间帐,决定马不停蹄坐汽车先去看乐山大佛,晚上去峨嵋山下投宿,第二天清晨登佛教名山,下午一定要赶往成都。

乐山大佛是开凿在乐山市凌云山栖鸾峰峭壁之上的摩崖弥勒坐像,恰当岷江、大渡河、青衣江三江汇流处,于大唐开元元年始建,前后历时九十年乃成,通高71米,是世界上最高大雄伟的石刻佛像。我离舟上岸,在佛像旁盘桓了半个小时,然后循石径上凌云山,去探访凌云寺。此时我偶然发现一位约摸二十来岁的男青年,老是尾随身后,我停他也停,我走他也走。我大惑不解,疑为剪径强人或搞绑架的悍匪,我想甩掉他,但总是甩不掉,直到离开凌云山,他还跟着,我不大好气地问:“你是谁,怎么老跟着我?”他诚恳地回答:“我是接你去我们旅舍住宿的。”“你们旅舍在哪里?”“在峨嵋山下报国寺。老板每天都交给我任务,到乐山这边请客,有时一天可请到好几个,有时一天一个也请不到。”一听他的旅舍,紧靠峨嵋山,正合我意,表示愿同他去。乐山大佛景区距报国寺38公里,我不用操心跟着这位小青年顺利地来到了报国寺附近的展望旅舍,是个体老板开的,上下三层,房间不少,且宽敞干净,离旅舍不到一百米,就有登峨嵋山的汽车站,真是方便得很。我一了解,当晚整个旅舍只有三个客人住宿,老板随我挑一间,我说我爱清静,还想写点东西,一个人住你三楼何如?他完全同意。进得偌大一间卧房,我不免想起早几天刚到昆明时,一行三人住高级宾馆住不起,住几块钱一个床位的没有带洗浴间的便宜旅店不方便,也太不舒服,沿街头细找,在位于拓东路的一所学校门口发现了一块牌子,上写“昆明市第八职业中学招待所”,走进去一看,果然有两栋新装修的像星级宾馆一般的房子,透过窗户仔细一瞧,每间房里都有新添置的床铺卧具,设施齐全;值得怀疑的是没有一个服务员,更无一个房客。上到二楼才见到了两个正在下棋的人,他们说“这是内部招待所,不对外营业,请你们离开。”我赶紧拿出教师资格证、身份证以及单位开的考察证明,再凭三寸不烂之舌,终于把主人说动了,同意留下住宿几晚。后才知道,年龄稍大的那位是学校总务主任,大名曾会吉,他热情地带我们选房间,告诉我们洗澡的地方,我平生第一次在这里见识了燃气热水器。他说,最对不住的是烹饪班的学生这几天不在学校,不然要请我们试几餐味道。他还一一告诉我们昆明市几处重要旅游景点的方位,乘车路线,那么忠厚热忱,令人感动。我们十分安心地在这所学校住了三晚,临走时曾主任坚决不收费,我们好说歹说,最终每人付了二十元。在展望旅舍,我还想起前一年五个人一行去山东曲阜观光,晚上就住在一家小之又小的个体旅店,睡的是上下两层的木架床,摇摇晃晃,但同样能进入梦乡。由此想到出门在外,辛苦一点也是一种锻炼。

在展望旅舍一觉醒来,天已拂晓,立即起程,冒着陡然而起的风雨登上一辆上峨嵋的汽车,开始新一天的旅程。

 

D猎奇波日寨

 

五·一二汶川大地震后,我着实后怕了一阵子,因为在之前的不过十来天,我曾去九寨沟游览。从成都坐汽车经绵阳、江油、平武入沟,回程再经西线之松潘、茂县、汶川过都江堰返成都。记得途经映秀镇街上时,还停留了十来分钟。

我们是一个散客旅游团,天南地北的人都有,当回程汽车过岷江源后,有几位东北游客提出去参观一个藏族寨子,因为不趁这个就近可看到的机会,恐怕八辈子也难以同藏族同胞亲密接触。导游只得带领我们绕道去探访名叫波日寨的藏民村镇。波日寨位于松潘县境内,据说当年文成公主进藏就曾经过这里。波日寨系藏族农区而非牧区,多垒石建房,房屋平顶多窗,一般以石块或夯土筑墙,形如碉房。我们远远望去,发现波日寨范围宽广,气势不凡,无论是聚合而成的小的村落,或独立撑在某一处山地上的房屋,都能与周围险峻的山峰,陡峭的岩石构成和谐的画面。整个村镇宏伟壮丽,房顶上飘动的经旗,更给波日寨增添了几分神秘。

我们进入主寨门,就有一位藏族青年男子前来欢迎、接待。他自称德仁多吉,现年二十二岁,从四川佛学院毕业不久,这段时间在老家作些调研工作,并协助寨上接待宾客,不日将去拉萨大昭寺为僧。他一边引导我们参观,一边细作讲解,他告诉我们,这里有一种古老习俗,家中生下男孩以后,就开始准备石料,着手为他修造一座寨房,否则将来难以找到媳妇。他热情地把我们带到他家,这是一幢三层楼房,底层较为低矮,用于放置农具和关养牲畜。第二层为一家人的吃饭和住宿处,收拾得非常整洁,其中最大的空间是“锅庄”,周围放置了坐椅。火塘长年不断,铜壶正在烹煑酥油菜,他母亲就坐在旁边,饱经沧桑,不爱讲话。多吉指点我们按藏俗男坐左,女坐右,切忌男女混坐。不得吹口哨,拍巴掌。他请他母亲给每位来客倒一杯酥油茶,客人要当面慢慢饮尽,饮完后茶碗不能扣着放置。在第二层停留约半小时后,多吉引领我们登上第三层,这一层是经堂和阳台。经堂里正中供着佛像,虽然体量不大,倒也金碧辉煌。一张大方桌上叠放着各种彩色的经幡、纸帛。这里是主人念经的场所,香烟缭绕,无比肃穆,一般不许妇女入内。我们每个人都表现出十分虔诚,向佛顶礼,多吉一边讲述,一边给每人发几叶经幡和几张纸帛。按照宗教观念,有天界、人世和地狱的存在,天上居众神,地上是芸芸众生,地下则是魔鬼的世界,藏族民居分上中下三层,恰恰符合这一观念。

在波日寨参观,我们还注意到墙上到处画着白色图案,不知何意。经询问,莲花海螺图案寓意吉祥降临;金刚变形图案,寓意妖怪望而生畏;日月托图案寓意信仰忠诚;而窗户用变形的牛头图案装饰,这跟古代图腾有关,谁家墙壁上画什么图案,也不能随心所欲,必须请喇嘛念经,祈求神灵来决定。

我们看到每户房顶上都挺立着一面经旗,迎风猎猎,据说它能抵挡一切妖魔鬼怪的侵犯;经旗边插的树枝,则是献给神的箭。多吉告诉我们,随着时代的进步,许多旧俗已改变了原意或不复存在,比如墙壁的图案和高耸的经旗,在今天,更多的作用是作为装饰品,作为一种环境气氛的烘托,是人们的审美情趣的表达。又比如,过去藏族实行天葬,现在也没有了,和汉族一样推行火葬,也保留了一些土葬。至于日常生活中的许多禁忌,也在逐渐消失。

离开波日寨之时,我们祝愿藏族同胞“扎西德勒”,期望中华民族团结,繁荣兴旺。

 

E 川江破浪行

 

俨如一位独行侠,形单影只,倍感寂寥,故而在山城重庆只逗留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抓紧有限时间到著名的朝天门,枇杷山和解放碑几处逛了一趟,即回山城宾馆安歇。好在我已从兼营船票的宾馆总服务台购到了次日早上离渝到宜昌的仅剩的一张散席票,很便宜,包括沿途三处重要旅游景点的门票在内还只八十八元。不过,售票员告诉我,散席票是没有床位的,可到船上租毯子自找地方过夜。我说无所谓,只要到了宜昌,我就可以走公路取道常德、益阳顺利返家。

第二天清晨,巫山号游轮从望龙门码头启碇航行。我提着足有二十斤重的行李去租毯子,当出示散席票时,船员告诉我,持这种票的旅客只能一切自理,船上不出租毛毯、棉被之类。怎么办?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在船上只住一宿,到时找个背风处坐等天明吧。此时,船刚开行,晨雾浓重,无法观景。我趁机到处巡视,寻找栖身之地。来到第三层尾舱,发现足有四十平方米的房间,周围摆着木板条凳,正前方安放了一台电视机。这里既好观江景,也还比较暖和。我大喜过望,打算就此安营扎寨。不料过了约十分钟,进来了一位青年人,生硬地要赶我走,说什么这里是录像厅,不是客房。我想无非是要钱吧,我递上二元钱说:“看录像”。陆续进来了七八个人看节目。我正感索然无味之时,又进来一位中年男子,他有意无意地靠近我坐着,与我搭讪起来,他委婉而又关切地问我:“您住哪个房间,怎么把行李带在身边?”我回答:“我买的散席票,哪有床位啊!”他说:“这怎么行!晚上川江温度很低,怎么过;白天也不方便,提着行李上岸游景点好累啊!”我说又有什么办法。他告诉我,如不嫌弃的话,他那里有床位,可供我过夜。我跟着他到了第三层船首,果见一间舱房内有四个床,被褥等设施齐备。他见我有些疑虑,坦诚地介绍他是本船的船员,姓吴,可以把床位让给我,行李物件锁在柜子里,绝对安全,房外是绝佳观景处,他提出住一晚收五十元。我说不行,太贵了,我因公出差,你开不了发票,回去无法报销。双方讲起价钱来。坐在旁边的一位同志帮忙做工作,原来他是湖北枝城水泥厂的销售经理,多次睡这种床位,算得上是一位老江湖了。经七争八辩,老吴提出五十元不能少,但这两天的饭食由他供应,保证按时送来。还可到船员专用洗浴间洗澡。我内心已有八分满意了,但我还提出了一个条件,说:“按行程,船抵宜昌,是明天下午六点多钟了,我从未到过宜昌,人生地不熟,难找旅馆,必须允许我在船上多住一晚。”老吴也同意了。

安顿好了食宿,我一身轻松,步出舱房时,已雾气消散,红日高悬,江风猎猎,真个是“滚滚长江东逝水”、“高山急峡雷霆斗”。第一站停靠丰都鬼域,登岸游览名山景区。丰都处长江北岸,东汉和帝时置县,素以“鬼国京都”、“阴曹地府”闻名于世,其座落于六天青河旁,有三宫九府,宫阙楼观贵似天庭,鬼帝坐镇在此,统领亿万鬼神,是传说中人类亡灵的归宿之地。鬼城内有哼哈寺、报恩殿、奈何桥、鬼门关、无常殿、黄泉路、望乡台等建筑三十多处,也有古今名人寺庙和纪念馆。

巫山号在万县停一晚,第二天上午游览白帝城后,即开始饱览三峡风光。时值初冬,正如杜甫所述:“玉露凋残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瞿塘之奇丽,巫峡之幽深,西陵之惊险均世所罕见。船经巫峡画廊,只见云蒸霞蔚,两岸山如斧削,隽秀婀娜,抬头远望,在万仞峰巅,有一细石耸立如一美女对江而望,啊,那就是传唱千古的神女峰。此时,我忽又记起了刘白羽的《长江三日》中的一段:“突然是深灰色石岩从高空直垂而下浸入江心,令人想到一个巨大的惊叹号;突然是绿茸茸草坂,象一支充满幽情的乐曲;特别好看的是悬崖上那一堆堆给秋霜染得红艳艳的野草,简直象是满山的杜鹃了。”我看,这正是一幅“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山水画。

那时,小三峡和小小三峡尚养在深闺,直到早几年才有机会见识。

我要感谢山城宾馆那位售票员,她给了我一张价廉的旅游船票,给了我结识吴师傅的机会;我要感谢巫山号船员老吴,他把我招待得那么舒适,船上两晚,安全温馨,每餐饭来张口,菜好量多,他交代吃不完,往江里倒就是;我还要感谢枝城那位水泥厂经理,他在我们第三天游览最后一个景点三游洞后,劝我在宜昌玩一天,并带我到他堂弟当经理的电力宾馆免费住一晚,我不禁感慨系之:在家千日好,出外也不难啊!

返回】 【顶部】 【关闭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后台管理

 Copyright @ 2010-2020 王图文化 版权所有


网站浏览:   ICP备****号  (建议采用1024×768分辨率,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